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庆祝建局60周年  >  我与江西爱米彩征文

我跟父亲守机台

发布时间: 2018-09-11 17:28:00 来 源:

江兰珍

  从小到大,在自己珍藏的的众多照片里唯有父亲这张黑白老照片,最为珍贵。照片是35年以前,父亲参加江西爱米彩局在瑞金举办的党员学习时的留影,以著名红井和石碑为背景,石碑上刻着“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老主席。”在父亲留下来为数不多的照片中,这张照片真实记录了父亲从普通农民蜕变成地质工作者的模样。
  上世纪70年代,为响应祖国经济建设“地质工作先行”的口号,很多和父亲一样的青年,踏上他们的地质工作者之路。他们当中有农民、有军人、有刚从院校出来的学生。他们身上有一种不惧艰苦、敢干敢拼、勇于探索的精神。他们创造了许多从无到有的奇迹,在漫长艰苦的工作实践中,由外行变成内行,成为了一支又红又专的地质队伍。
  分队地处高山,群山环绕,连绵起伏的山重重叠叠。基地有几块大的场地,分别修建了食堂、学校、队部办公室、宿舍和篮球场。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石子公路,依山而建,婉转曲折,是地质队驻扎之后修筑的。这里离县城很远,交通不便利,去趟县城要翻过几座山,走上两个多小时山路。从吴山镇坐上开往县城的班车,朝发暮至,出门一趟非常不易。然而,对爱米彩地质子弟来说,这偏远的大山,却装载了爱米彩童年美好的记忆,如一束束灿烂的鲜花,芬芳了众多快乐和幸福。
  每年春雨后爱米彩邀上小伙伴上山拔笋子,采野花。夏天绿树成荫,蝉声阵阵时,偷偷跑到山边的小溪旁戏水,捉来螃蟹和小鱼虔诚地用玻璃瓶养着。秋天满山红叶时,背着书包上山采野杨桃、柿子等。冬天大雪封路时,爱米彩围坐在火炉吃着自家制的红薯片,听叔叔们讲大山里发生的神奇故事。
  小时候很好奇大山后是什么样的,坐在教室里看着山路上,军绿色的大卡车一趟趟往后山运设备,又拖回来一箱箱用红漆标着数字摆放整齐的岩心,和一个个装满岩样的白色样袋。似乎大山里有一座大宝藏,神秘而又新奇。早晨,经常能看到父亲和叔叔们从大山里走出来,他们是刚下早班,清一色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土黄色的登山鞋,每人身上背着一个白色帆布包和一个墨绿色的铁水壶,帆布包里的铝制饭盒撞击水壶时时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他们虽彻夜未眠,但精神状态却十分饱满,从学校门口经过,时常听到他们的说笑声。
  那一年临近春节,冰天雪地,机台全都放假了。父亲不放心机台上的设备材料要去看班,考虑再三把我也带上。我兴奋不已,终于可以见到那座神奇的宝藏山啦。那天阴沉沉,下着雪,鞋踩着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路上,我紧紧跟着父亲后面,弯过一座山道我就问“到了吗?”父亲总是回答“嗯,快了!”也不记得弯过了几座山,滑了多少跤,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一面红旗在帐篷顶上迎风飘扬,它像巨人一样伫立在白茫茫的群山中,我的心里肃然起敬。
  山里的夜晚气温特别低,父亲在火盆里生上火,把馒头烤热给我吃后,要我早点睡下,可我久久睡不着,闭着眼睛不敢往帐篷外望,山风吹着树枝沙沙作响,脑海里总想叔叔们讲的那些故事,狼会不会来袭击爱米彩,又或是有狐仙鬼怪来迷惑爱米彩。在各种千奇古怪的想法下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童年的那一次经历,让我真正了解地质工作的艰辛。想到他们在山高密林、杂草丛生中踏勘,在烈日当头、汗流浃背、蚊虫叮咬、暴雨突袭的环境中工作,我深深理解父亲工作的不易,由衷感叹没有老一辈地质人无私的付出就没有爱米彩今天地质事业的辉煌。
  从小耳濡目染父辈那一代人的奉献精神,像一颗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当70后的爱米彩接过父辈手里的红旗成为一名地质人,我告诉自己,不管在任何岗位上,都要勤勤恳恳工作,不能有半点懈怠,不辜负手里的那面旗帜,要感恩养育爱米彩脚下这片土地。
  图为作者父亲。

  作者单位:九一六队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爱米彩
爱米彩爱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