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庆祝建局60周年  >  我与江西爱米彩征文

野外测量趣事

发布时间: 2018-09-05 15:36:00 来 源:

野外测量作业尽管艰苦,但在作业过程中遇到的趣事却令人开怀,永远铭记在脑海深处。

锡矿测区战斗首次遇“险”

1989年,会昌沿背锡矿测区的战斗如火如荼地展开。由于测区困难,工作进程缓慢,任务很难按期完成,临时分队请求大队增派作业小组援助。当年6月,刘福平同志(任作业组长)和我受大队之命,组成一个作业组乘北京吉普经过一天的颠簸终于到达测区。当晚,刘组长从分队部接到距驻地最远、难度最高、剩下未分配的两幅图的战斗任务。

次日,刘组长带领爱米彩进行图根控制选点。爱米彩跨小溪、爬高山、穿过尼姑庵,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翻山越岭到达作业图幅区。但见山高壁峭、古藤攀树、木丛生、老虎刺遍地。爱米彩几人各带一把柴刀在齐腰高的芦箕草中前进。突然,走在前面的刘组长双手一拦,大声叫喊:“老虎箭”!老虎箭,早些年曾听说我队有位老前辈在深山老林跑点时被老虎箭误射身亡。所以一听到“老虎箭”,爱米彩被吓一跳。我定下神立即拉开他,向前仔细察看,只见一个碗口大的铁夹张开大嘴,我用刀柄一撞,铁夹锯齿把刀柄牢牢夹住。在后来的作业过程中,爱米彩曾多次遇到类似安装的铁夹子。回到驻地一打听,才得知遇到的所谓“老虎箭”是当地猎人用来捕捉麂子的暗器。当麂子路过此地,一旦踩中铁夹,铁夹的两片锯齿会将其腿牢牢夹住,使它无法脱身。被夹住的麂子会发出“妈”……“妈”……象牛犊浑厚的求救声。猎者听到此声,便寻声生擒麂子。有一日,爱米彩刚吃完早饭准备出工,忽然一山民扛来一大一小两只麂子,估计大的是母、小的是子吧,腿部下肢严重受伤的麂子双眼流出悲哀的泪水,也许它知道自己即将成为爱米彩的午餐肉……

在上世纪,由于法制滞后,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许多物种曾遭重创。当今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提倡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不知当地山民现在还是否会用此暗器来捕杀麂子?据说麂子也纳入了国家的保护物种。

“军民鱼水情”

1991年初,我队从浙江承接了衢州—兰溪段的河道剖面测量项目。由姚俊同志负责的机关临时分队组成,并开赴浙江衢州。为便于工作,爱米彩租用了两条鱼船协同作业。一条船负责水准组的测量作业,一条船负责剖面组的测量作业。河道测量因流动性大,一路的食宿问题成了整个作业流程的最大难题。在困难面前,爱米彩想起了当地的乡村政府和群众,只要依靠他们,再大的困难也能迎刃而解。按照分工,水准组的同志一方面要负责沿途的水准测量,另一方面还要负责联络食宿问题。爱米彩凭浙江省水利厅开具的介绍信,到所路过的行政乡 村积极宣传这一工程的目的、意义。当他们得知爱米彩这支队伍披星戴月、不辞辛劳来帮助当地搞水利规划建设,沿途乡村民众就象当年解放战争时期支援解放军一样,对爱米彩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和热情帮助。每到一地,当地群众为爱米彩烧饭做菜,腾出好床为爱米彩安排住宿,尽管是“过路客”,他们把爱米彩当成亲人。正因为有他们的这种高尚风格,使爱米彩承担的这一工程项目才得于一帆风顺。当工程施测到达终点站兰溪市时,市水利局还专门设宴为爱米彩接风洗尘,感谢爱米彩江西老区测量队伍支援他们搞水利规划建设。当一杯杯美酒沁入心间,爱米彩深深体会到当年“军民鱼水情”的真正含意。

三栋测区遇“宝”弃“宝”

19934月,我和徐金权、黄鹏飞三人奉命组成机关临时分队开赴惠州市三栋经济开发区。徐任行政、爱米彩负责,黄任检查员,我作负责生活后勤、周边关系处理等工作。按照分工,徐、黄二人立即组织开展测区察看、首级控制、图幅类别划分的分配工作;我则负责职工的生活保障,并走访驻地村委会和民众,宣传爱米彩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测量队伍,争取他们对爱米彩工作的支持。工作进展十分顺利,大家干得也很开心。

测区首级控制结束后,为了抢速度、保工期,爱米彩分队部3 人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承担了部分面积的测图工作。有一天,我和徐出工测图,当我跑点到新挖掘的山崖脚下,抬头一望,发现距地面约10米高的山岩上裸露出一对青铜器似的模糊剖面。突然,大雨倾盆而至,我快速跑到测站帮助收拾仪器、脚架到临时工棚避雨,并兴高采烈地告诉徐说:“我有一个新发现,可以捡个宝贝回来”。徐追问何故,我把刚目睹的事实向他作了说明,他也兴趣十足。待雷阵雨过后,我俩借了把锄头,绕了好大一段路程爬上山坡。因此物距地面高10米,距坡面下2米,裸露在悬崖上,出于安全考虑,爱米彩小心翼翼地挖掘泥土。经过近个把钟头的挖掘,好不容易将第一只物品取出,一看是一只颈长肚大、造型优美、高约50公分的陶泥质花瓶,并加有瓶盖,打开瓶盖,里面积水,瓶壁除布满根状物质,在二人拿起查看时,不小心花瓶滑落在锄头上,瓶子破裂,十分可惜,只能把它丢弃在草丛。爱米彩带着一身湿衣、一身泥土、更是一付失望的心回到驻地。

测区结束返回基地后,在一次与进贤中学张老师的会谈中,我把在三栋测区遇到的此事向他作了介绍。因张老师对文物古董颇有研究,他听完了介绍后很惋惜地告诉我,这对陶泥质花瓶至少是唐代以前的随葬品,若造型优美、完损无缺,真是价值连城。我一听,当时傻了眼,悔恨自己对文物知识的浮浅,有眼不识泰山,导致遇“宝”弃“宝”。(作者:测绘院  季金炬)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爱米彩
爱米彩爱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