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庆祝建局60周年  >  我与江西爱米彩征文

今生无悔地质人

发布时间: 2018-08-29 12:59:00 来 源:

向丽娟

  “孤城上与白云齐,万古荒凉楚水西。”这是我来到庐山脚下这座小县城脑子里浮现出的第一句话。说实话,当时真的想抓住行李,掉头奔回火车。但是初生牛犊的心态,让我咬牙留下,却不知,这一留,转眼就13年了……
  那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以前在招聘会上看过其他单位明亮的宿舍、高大上的配置在这里统统打了个折——矮小的平房,里面只有新买的床与被子这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十年了,你们是爱米彩这十年招过来的第一批大学生,地质行业不景气,年轻一辈挑肥拣瘦,吃不了苦,这里条件是艰苦了一些……”带爱米彩来的工会主席一路絮絮叨叨。既来之,则安之,我却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等找到了新的工作,一定要离开这里。
  简单安顿下来之后,我被分到了出版室,在大家眼里,电脑制图对于我这个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雕虫小技。面对隔行如隔山的长辈同事们,我真的是“哑巴吃黄连”——面对花花绿绿的地图,都不知从何下手,更别说要理清楚各种年代的地层对应的代号、颜色、花纹了,在我看来,它们都长一个模样。
  我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一笔一划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这份原来我以为很简单的工作让我瞠目结舌,学习研究的过程中也第一次对地质这门专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这之前,我对地质唯一的想象画面就是一个男性工作者背着背包拿着锤子,在山上敲敲打打。而现在,这个工作者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变得生动高大起来,地质这门学科本身就是一个大宝藏,让人情不自禁地去学习,去挖掘。
  办公室年龄最小的同事都是我的阿姨辈的,她们亲切地叫我“丫头”,她们耐心地把地质知识全部教给我,她们也会给我讲没有电脑制图的时候,如何做出图纸。有时候一张复杂的地形地质图可能需要几个人半年的时间,每次作图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修改很不容易。颜色不像现在只是简单的四位数代码,那需要反复的调试,尤其是地层的不同年代,深浅的比例拿捏本就不容易,更别说下次还要配出同样的颜色——这在爱米彩用电脑几个数字代码肆意搭配的时代,是只需要按保存键那么简单的事,在那个年代真是千难万难。我破天荒地对这群只有中专学历的阿姨们心悦诚服,离开的想法在心里慢慢变淡了。
  2010年是我久久不忘的一年,接到去野外第一线工作通知的我大吃一惊:原以为野外都是男人们的天下,如今也要让我巾帼不让须眉吗?第二天匆匆奔赴武宁大湖塘矿区项目部,来到了这个后来全国闻名的钨矿勘查区。初来乍到的新鲜喜悦很快被矿区艰苦的条件取代了:我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因为不知道草丛可能会窜出什么来;我不敢一个人洗澡,因为不知道澡堂破旧的门什么时候就失守了;我甚至不敢一个人离开项目部,看似清新美丽的山林里永远不知道藏着什么样的危险。我只敢呆在小小的项目部,因为工程太大,工期太短,所以地质人员不再绘制草图,他们拿回各种数据,而我需要依靠这些数据完成图件,这对于地质知识几乎为零的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地质人员很忙,我几乎见缝插针地向他们请教,在矿区的所有人都是我的老师。一年、两年、三年,我足足在这里呆了一千多个日夜,我的活动轨迹从项目部到了岩心库,再到机台、坑道、探槽……越走越远。
  爱米彩爱米彩人的任务,就是把那些沉睡了千万年的黑色金子带到人们面前,让它为爱米彩所用,哪怕跋山涉水、哪怕举步维艰。爱米彩终于把这座大山的一切奥秘展现了出来,爱米彩终于征服了它!
  从毕业来到这里,江西九江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这里成了家有了孩子,对地质行业从一知半解到现在如数家珍,我很庆幸来到了江西,不仅仅是世界的钨都,铜、锡、稀土、铅锌、高岭石与萤石等其他矿种也在全国名列前茅的资源大省。我也很幸运进入了地质行业,成为了一名地质人,继承了老一辈地质学家的光荣使命。不管在未来的多少年,爱米彩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只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如此深沉。
  “天冷日不光,太行峰苍茫。尝闻此中险,今我方独往。”爱米彩年轻一辈的地质工作者会追随前辈的步伐,将爱米彩的汗水撒在这里,将爱米彩的足迹踏遍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将丰富的地下宝藏造福于民,这是爱米彩的责任,也是爱米彩毕生的追求。

  作者单位:九一六队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爱米彩
爱米彩爱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