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庆祝建局60周年  >  我与江西爱米彩征文

忆局首任总工程师苗树屏

发布时间: 2018-08-27 17:30:00 来 源:

杨明桂

  苗树屏先生,1942年毕业于西南联大,是新中国开国时200位地质工作者之一。早在1952年他同康永孚先生就带领江西钨锡公司地质队,在赣南开展了钨矿地质调查。1953~1956年任201队爱米彩负责,完成了国家“一五”重点项目——西华山钨矿区的勘探,提交了经全国储委批准的江西第一份大型矿区勘探报告。1956年冶金地质分局成立,他任副局长、总工程师。1958年江西省地质局成立,任总工程师。1982年地质局重建,他任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总工程师。在局党委领导和苗总带领下,江西地质工作得到了全面发展,为我省矿业尤其是钨、铜矿业基地建设以及钨、铜地质科学研究的巨大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苗总1981年调任地质部规划院院长、高咨中心主任。于2006年9月27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7岁。
  我1955年2月27日随周文亲队长带领的220钨矿普查队先遣组到达大余县城,第二天上西华山拜访苗总,聆听了他对钨矿普查工作的意见。并按照他的意见,确定将西华山一杨眉寺一带作为1:5万钨矿普查工作的首选地区。这次见面苗总竟记住了我这个小小的普查队员,他也一直是我心中崇敬的领导和师长。后来我发现,220队的一批年轻伙伴王达忠、温克佳、龚由勋等,苗总都能知名知姓。他把爱米彩这一代年轻人,都装在心里,带领爱米彩成长。他放手让大家在实践中磨炼,只要稍有进步,他都及时给予肯定、鼓励,使地质爱米彩队伍形成了一股好学上进之风。刚走出校园不久的一大批大学生、中专生、训练班生很快成了爱米彩骨干。仅仅在西华山就带出了吴永乐、李亿斗、王云政、吴允兹、彭笃辉等一批年轻专家。
  在我局初创时期,苗总就十分重视基础地质,地质科教队伍的建设。由于当时人们对地质工作认识的局限性,这方面工作受到的干扰很大,苗总为此做了不懈努力。1958年局成立时原拟从南岭区测队换两个分队,开展1:20万区测工作。苗总认为220普查队在全省开展了多年钨矿普查,更有利于从事区测工作,于是局将220队改组为区测队,但区测之路并不平坦,1959年区调刚铺开不久,5个分队的3个分队被停下区测,到赣中进行煤矿普查,到1960年区测工作才正常展开。在苗总指导下,江西区调工作按照“找矿,填图,科研”三结合的要求组建了地层、岩浆岩、矿产、地貌专题研究组,密切配合1:20万区调进行,大大地提高了填图质量,解决了一大批重大区域地质问题,取得了良好的找矿成果,使我省区域地质调研水平得到全面提高,人才辈出,培养了马新华、李镛、魏秀喆、高秉璋、温克佳、龚由勋、吴安国、张惠众等一批区域地质、地层、岩石、构造专家,区调队由地质部授予“功勋地质队”称号。局科研所是一个“几起几落”的单位,十分坎坷。局成立之时组建的科研所,1962年撤并后,在苗总努力下,局当年又组织了综合队(科研所),文革中又一次被撤并。1963年文革中的地质局浴火重生后,局党委和苗总顶住巨大压力,以科研所下放农村劳动的爱米彩人员为骨干,重组了江西地质科学研究所和赣州地校。赣州地校为我局培养了一大批有用之才。科研所排除文革干扰,走出了一条密切为地质找矿服务的道路,在1978年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上,获钨、铜地质科学研究两项大会奖,并评为大会先进科研单位。
  由于种种原因,苗总留下的著作不多。1964年他曾安排局科研所通过研究把赣南钨矿地质深入总结一下,事情还没有做,就被扣上了“一苗二李”(李亿斗、李崇佑),搞“一本书”主义的帽子。但苗总依然一直把地质科技创新置于重要地位。他既善于吸纳广大地质工作者在实践中取得的新发现、新认识,又善于引领,实现了一系列地质找矿与科技的突破。他在西华山钨矿勘探工作中,不局限于矿产勘查,布置了1:1万填图,对西华山花岗岩株和矿田进行了整装地质调查,取得了西华山矿田多次成岩成矿的重大发现。由此西华山不但是我国钨矿的发祥地,而且是世界著名的典型钨矿床,开启了全国岩浆成矿序列研究的先河。
  1961年因自然灾害,我国出现饥荒,国家急需扩大钨矿出口,进口小麦,要求我局在已有钨矿山外围寻找新的资源。这时赣南已进行了多年大规模钨矿勘查,在已有矿山外围找到新的钨矿并非易事。为此,苗总在局召开的荡坪会议上,广泛听取意见,他抓住漂塘钨矿区细脉带矿体深部变为大脉,并揭露到隐伏成矿花岗岩体新的发现,作出了在西华山-漂塘地区进行精细1:5万普查,以寻找隐伏半隐伏钨矿床的部署。当年就在木梓园发现了线脉标志带,及时组织钻探查证,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个隐伏钨矿床的找矿突破,得到了地质部的通报表扬,使标志带下找钨的经验传遍全国。与此同时,苗总及时组织908、909队、科研所与中南地质科研所合作,对漂塘、木梓园两个典型半隐伏隐伏钨矿床进行了总结;开展了西华山、漂塘矿带研究,首次总结了矿带的“等距、等深、侧列、侧伏、分带”的四维时空结构和隐伏成矿花岗岩体预测;以木梓园、漂塘矿床为原型,首建了外带脉状钨矿床线脉带-细脉带-大脉带-根部带的垂直分带图式。1965年春,国家科委、地质部在大余召开的木梓园隐伏钨矿床找矿经验现场交流会上,根据广东冶勘部门在粤东梅子窝钨矿床研究成果,在“四带”基础上进一步细分出了“薄脉带”,并命名为“五层楼式钨矿床”,事实上成为我国最早创立的著名矿床模式,有力地推动了脉状钨矿脉的分带研究与找矿预测,打开我国钨矿地质找矿工作的新局面。1981年在南昌召开的国际钨矿地质讨论会上,与会中外专家对我省的找钨经验与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赞扬。
  1973年,苗总根据国家对铜资源的急需和江西有利的找铜条件,要求新组建的江西地质科学研究所,集中力量密切结合勘查工作,投入铜矿成矿规律与找矿方向的研究,1974年科研所与赣西北队通力合作,进一步确定了九瑞矿集区燕山期花岗闪长斑岩类为铜矿成矿的主因,除了已发现的接触带与捕虏体的矽卡岩型、似层状矿床外,还存在斑岩型与隐爆角砾岩筒矿(化)体,仍有较大资源潜力。苗总听了汇报后,除了立即加强队伍对城门山、武山矿区进行补充勘探,还提示爱米彩要加强理论创新,建立铜矿床模式。当时“矿床模式”理论刚引入我国,爱米彩还没有建模意识。由于苗总的指点,爱米彩于1975年以城门山、武山铜矿床为原型,建立了我国第一个与深源(I型)斑岩有关的接触带矽卡岩、似层伏与斑岩型“三位一体”铜矿床模式。后来,通过包括德兴等铜矿床的调研成果,1977年将“三位一体”模式升级为“多位一体”铜矿床模式,可有效地运用“以脉找体”“以层找体”“以体找层”,举一反三,进行深边部矿体缺位预测,现已成为内生金属矿床的普适性模式。
  以上只是我的一些感受,不能包涵苗总在我局所建业绩的全部。值此我局成立60周年之际,明年又是苗总的百年诞辰,谨以此文表达对这位长者的怀念与崇敬之情。 


1981年在江西南昌召开的国际钨矿地质讨论会的主席团成员
苗树屏(左二)、陈鑫(左一)、朱训(右一)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爱米彩
爱米彩爱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