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二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07-24 15:06:00 来 源:

第二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学而篇一·第三章
  1、原文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2、字词解释
  (1)巧言令色:巧,好;令,善。巧言令色,即满口说着讨人喜欢的话,脸上装出讨人喜欢的神色。
  (2)鲜:少。
  3、译文
  孔子说:“花言巧语,装出和颜悦色的样子,这种人是缺少仁德的。”
  4、名人解读
  朱熹:“好其言,善其色,致饰于外,务以说人。则人欲肆而本心之德亡矣。圣人辞不迫切,专言鲜,则绝无可知,学者所当深戒也。”
  5、要义
  儒家崇尚质朴,反对巧言令色;主张说话应谨慎小心,反对说话办事随心所欲。这表明,孔子和儒家注重人的实际行动,特别强调言行一致,力戒空谈浮言,心口不一。孔子之所以痛斥巧言令色,一方面是他看到了其丑恶本质;另一方面,则是那些听信巧言令色的人往往会上当受骗,进而事业受挫、后果不堪设想。
  巧言令色者表里不一,阴谋就藏在笑里。这种人总是刻意隐蔽自己,观风察事,伺机而动;或故作糊涂愚顽,精心装扮,掩饰真相。关键时刻一旦来临,则小人得势、狂妄一时。春秋时期,齐桓公因管仲的忠谏直言称霸诸国,晚年却因佞臣的巧言令色而不得善终。管仲病,桓公问曰:“群臣谁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对曰:“杀子以适君,非人情,不可。”公曰:“开方如何?”对曰:“背亲以适君,非人情,难近。”公曰:“竖刁如何?”对曰:“自宫以适君,非人情,难亲。”管仲明白地告诉齐桓公道:“易牙杀了自己的儿子,为人冷酷无情;开方背叛了自己的父母,其心叵测;竖刁甘受阉刑,私欲之心昭然若揭。此三人皆为不仁、不孝之徒。他们为了逢迎君王,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千万不能重用。”可是,他们的马屁拍得太到位了,齐桓公未听忠言,任用了他们。结果,齐桓公人还未死,三人便偕同公子姜无诡犯上作乱,将其饿死,且将其尸体置于床上两月余才装棺入殓。而此后的齐国,则陷入了长期的内乱。
  孔子此语,意在告诫弟子,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应真诚坦荡。要在言行上服从于真善的准则,不去刻意地追求外在的装饰。若是利用巧言令色讨好别人就是为假作恶,这样做是无法修成完善人格的。
  学而篇一·第四章
    1、原文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而不习乎?”
  2、字词解释
  (1)曾子,孔子弟子,名参,字子舆。
  (2)三省,三,是指多次;省, 视,反省。
  (3)谋,策划,出谋献计。
  (4)信,诚信。
  (5)传,老师所授。
  3、译文
  曾子说:“我每天都要作多次自我检讨:为人出谋献策做到真心不二了吗?与朋友交往合作做到诚信了吗?老师所传授的知识经常温习体会了吗?”
  4、名人解读
  钱穆:人道本于人心,人心之尽与实以否,有他人所不能知,亦非他人所能强使之者,故必贵于有反己省察之功。
  5、要义
  儒家十分重视个人的道德修养,以求塑造成理想人格。
  曾子在孔子的弟子中属于比较鲁钝的人。但他是一个最注重修身的人,通过一日三省,铸造了他的完美人格。曾子后来的学问很高,他作了《大学》,将孔子的思想发扬光大。
  “吾日三省吾身”所体现的自律,是每位有志之士都要修炼的一门功课。自我反省是困难的,但自我反省又是修成美德、提升智慧的必由之路。这是一个从认识到实践,再从实践汲取经验进而提高认识和修正行为的过程。若是不善于自我反省,则不会有真正的提高,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战国末年,六国相继被秦国所灭,其情形如出一辙。引用苏洵的话便是“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倘若韩国被灭时,其他五国及时反省,联合抗秦,未必会丢掉祖宗社稷。
   清人张伯行有一句名言:“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只有时刻反省自己,约束自己,勿以恶小而为之,才能守身持正。
  学而篇一·第五章
  1、原文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2、字词解释
  (1)道:领导、治理的意思。
  (2)千乘之国:乘,音shèng,意为辆。这里指古代军队的基本单位。每乘拥有四匹马拉的兵车一辆,车上甲士3人,车下步卒72人,后勤人员25人,共计 100人。千乘之国,指拥有1000辆战车的国家,即诸侯国。春秋时代,战争频仍,所以国家的强弱都用车辆的数目来计算。在孔子时代,千乘之国已经不是大国。
  (3)敬事:谨慎专一。
  (4)使民以时:时,指农时。古代百姓以农业为主,这是说要役使百姓,必须注意耕作与收获的农时。
  3、译文
  孔子说:“领导治理一个拥有千辆兵车的国家,就必须严谨认真地办理国家大事且要恪守信用,诚实无欺,节约财政开支而又爱护官吏臣僚,役使百姓要不误农时”。
  4、名人解读
  朱熹:敬者,主一无适之谓。敬事而信者,敬其事而信于民也。
  5、要义
  “道”便是领导的导。这是孔子教大家修炼领导之德、提升领导素养,以便更好地领导千乘之国。孔子所说的话,主要是对国家统治者而言的,是关于治理国家的基本原则。换句话说,领导一个大国家,或者领导一个地方,或领导一个单位,都要“敬事”,且要“而信”,使大家心悦诚服;节约有度,爱护官吏;役使百姓应注意不误农时等。这就是治国安邦的基本点。如是这样,则如老子所言:治大国若烹小鲜。
  学而篇一·第六章
  1、原文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2、字词解释
  (1)入则孝:这是讲在家里,必须孝养父母。
  (2)出则弟:弟是对兄长而言。广义的来说,对一切的长辈、年长者,都要恭敬,对年幼者都要友爱。
  (3)谨:是行为谨慎。
  (4)信:言而有信。
  (5)泛爱众:博爱众人。
  (6)亲仁:这是选择师友,要选择仁者、亲近仁者。
  3、译文
  孔子说:“后生晚辈在家应孝顺父母;出门在外要敬爱师长;言行谨慎,诚实可信;博爱大众;亲近有仁德的人。这样躬行实践之后,有剩余力量,就再去学习知识。”
  4、名人解读
  程颐:为弟子之职,力有余则学文,不修其职而先学文,非为己之学也。
  5、要义
  作为教育家,孔子极其重视道德教育,他既有高深的理论水平,也有平易近人的教育方法。人生启蒙,怎样使一个蒙昧的孩童成长为有用之才,这是很重要的教育策略和路径问题。那就是,做人先修德,再学知识。本章所言弟子为学,当重德行。若一意于书籍文字,则有文灭其质之弊。但专重德行,不学于文求多闻博识,则心胸不开,志趣不高,仅一乡里自好之士,无以达深大之境。
  《弟子规》就是清朝李毓秀根据孔子这一句话编写出来的。《弟子规》根据这里讲到的七科: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来进行演绎的,写出一百一十三桩事,三百六十句,一千零八十个字,来教导童蒙,引导弟子,如何修身立德,如何成就学业道业。
  弟子在这里是广义的,不只是对童蒙。孔子所说的弟子是圣贤弟子,具体而言是孔门弟子。他的这句话,可以想象出来是如何要求弟子们的,你们要来学习可以,首先要做到这个标准,你要做不到这个标准,你就不能是弟子了。所以这是学圣学贤的根基,万万不可忽略。
  学而篇一·第七章
  1、原文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2、字词解释
  (1)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孔子的学生,比孔子小44岁,生于公元前507年。孔子死后,他在魏国宣传孔子的思想主张。
  (2)贤贤易色:第一贤是动词,表示尊敬、恭敬;第二个贤是名词,表示有才德的人。此引指对妻子要重品德,不重容貌。
  (3)易:一是作改变的意思,二是作轻视的意思。
  3、译文
  子夏说:“对待妻子,要看重她的品德而不是姿色;侍奉父母,能够竭尽全力;服侍君主,能够献出自己的生命;同朋友交往,说话诚实恪守信用。对于这样的人,尽管他自己说没有学习过什么,但我却觉得他什么都已经学过了。”
  4、名人解读
  朱熹:四者皆人伦之大者,而行之必尽其诚,学求如是而已。故子夏言有能如是之人,苟非生质之美,必其务学之至。虽或以为未尝为学,我必谓之已学也。
  5、要义
  本段对话所讲的四种关系,占了五伦中的四伦。足能看出子夏对道德实践的重视。在他看来,若想做个真正有道德的人,就应从身边事做起,只有躬身践行,方能悟透真正的学问,才算有真正的仁德。践行本身就是一种学习,一种更本质的学习,这非常典型地表达了儒家行德高于知德的思想。故子夏会说“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若是有人能够全部做到这些,不管他的知识是深是浅,仅凭他表现出来的德行,就能认定此人必是真有学问。这也符合孔子所讲的做学问要先学会做人的道理,德行远比学识重要。
  第二讲到此结束。

  2018年7月20日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爱米彩
爱米彩爱米彩